海外投资风险机遇各半 DSU可为你护航

  • A+
所属分类:并购融资

  投融资-企业贷款:交通和通讯的迅速发展,中国的许多投资人都不再满足于国内的项目投资,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国外,并且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机遇愈发丰富。但同时,其所遇到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其中,海外工程项目的货物运输是其中一个重要风险点,而工程货运险对于国内企业“走出去”来说早已不陌生。但相关专家表示,为工程货物在运输中或工程进行中发生的意外损失所造成的延迟开工带来的间接损失承保则依然没有引起国内企业足够的重视。

  “走出去”机遇与风险并存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57个国家承揽对外承包工程项目3059个,新签合同额达到591.1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4.3%,同比增长24.9%,主要涉及电力工程、房屋建筑、通讯工程、石油化工、交通运输建设等领域。

  安永昨日发布的报告预计,2016全年中国海外投资有望持续10%以上的高速增长,投资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并在未来五年保持迅猛增长势头。预计未来几年对外投资将继续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向产业链上游发展,同时在“一带一路”沿线收获更多投资机会,其中高铁、核电等高端装备制造将成为企业向高端转型和海外扩张的重点。

  “中国企业转型升级、提高国际竞争力的内在需求是此轮对外投资热潮的直接原因。”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周昭媚表示。

  苏黎世保险海运险部中国区负责人姚崧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称,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方式包括利用外汇资产参与新兴市场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通过资本输出带动消化过剩产能;开辟大量有效的油气及矿产资源进入通道,实现资源获取的多样化;参与境外国家的资本投资和实体并购;以及人力输出。

  安永报告分析称,装备出海面临存在较大的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包括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重点的发展中国家,政治体制和经济结构的不稳定使得项目发展将面临政治经济和社会风险;此外,基建项目敏感度较高,地缘政治风险和贸易保护主义等障碍较大;同时,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动荡加剧,汇率波动及债务负担增加将为海外投资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而姚崧表示,从水险核保人的视角看,货物装/卸、吊装、运输、储存、投资项目所在地及沿途/周边地理环境、物流操作人员/码头作业工人/运输承运方等、延迟开工、项目国的政治和经济状况都是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风险。而货物运输及延迟开工是其中两个非常重要的风险。

  为延迟开工间接损失承保未受足够重视

  事实上,针对货物运输所造成的风险,工程货运险已被“走出去”的企业广泛认可,但是保障延迟开工所造成的间接财务损失的延迟开工利润损失保险(DSU)却还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所谓延迟开工利润损失保险(DSU)一般以附加险形式出现,通常附加在工程货运险或工程一切险等险种下,涵盖主险项下所承保的所有风险损失造成的工程延误的财务损失,包括毛利润、设备租赁的额外租金、融资额外利息、债务还本付息、工程延迟所造成的工程人员额外工资等固定成本、重启新增开支等等。

  “工程货运险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了,而DSU虽然这两年在中国企业中有超过两位数的增长,但是目前在主险上附加DSU的比例据我们观察可能仍然不足50%。不过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已经将这部分保费做入了工程运算之中。”姚崧表示。

  姚崧介绍称,由于海外大型工程通常需要进行银团融资,一些融资方可能在制定合同时就会要求承包方及业主方购买DSU,以避免由于工程延迟造成的还款困难。所以目前DSU需求中70%-80%来自于融资方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程货运险下,货物的价值是有限的,保额即根据所运输标的来制定,但是由于工程货物,尤其是一些工程关键设备,在运输途中发生的意外而造成的延迟开工的间接损失,可能比设备价值本身更高。因为一旦关键设备发生严重损毁,修理时间可能很长,造成的间接损失也会难以估量。”苏黎世保险亚太区风险工程部(海事)经理洪德豪表示。

  姚崧表示,DSU保单的保额会根据预算成本、银行要求、工期时间长短等因素来确定,目前国内企业DSU保单的保额基本都超过1亿美元。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