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贷收益下滑 因投资类资产规模膨胀

  • A+
所属分类:并购融资

  投融资-企业贷款:互联网金融给传统金融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首当其冲的就是银行业。由于P2P等网上投资贷款的机构不断增多,在16家已公布2015年财报的上市银行,其信贷类资产收益率较2014年几乎全部下降,锦州银行是唯一财报上显示信贷类资产收益率、同业类资产收益率和综合收益率较2014年均上升的上市银行。

  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资产配置荒”,开始倒逼银行改变资产配置策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16家A股和港股已披露的银行财报,其中包括五大行、6家股份行、5家城商行。记者通过数据发现,在生息资产收益率普降的情况下,中小银行投资类资产规模、收益率却逆势而上,大幅上升。

  比如,在统计范畴内,5家城商行2015年投资类资产占生息资产平均比重比2014年已突破了10个百分点,达10.69%。锦州银行投资类资产规模占比已经超过50%,盛京银行、青岛银行等城商行投资类资产比重已经超越信贷资产。

  城商行生息资产收益率平均仅下跌了0.08个百分点。这使得部分城商行资产收益率“倒挂”——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开始超过信贷资产收益率。

  “支持银行投资类资产规模增长的主要动力,一个是信贷资产出表,就是走资管产品-非标转标-‘自营拿优先,理财拿劣后’。另一个是委外大发展,简单的就是债券市场加杠杆。”华东某银行分析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小银行提高投资类资产比重

  中小银行从未像今天这般如此渴望投资类资产,以对冲信贷资产、同业资产收益率的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5家城商行2015年投资类资产占生息资产平均比重比2014年已突破了10个百分点,达10.69%。其中,截至2015年,锦州银行“投资证券及其它金融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更是一举突破50%,达54.27%,比2014年猛增了15.60个百分点,显示投资类资产已超越信贷资产,成为该行第一大生息资产。

  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等城商行投资类资产比重也已经超越信贷资产。截至2015年,盛京银行、青岛银行投资类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分布为38.43%、42.41%,而其信贷类资产比重仅为32.85%、39.17%。此外,徽商银行投资类资产比重也逼近信贷资产,其2015年投资类资产比重为28.94%,信贷资产比重为43.18%。

  重庆银行2015年投资类资产比重也接近30%,为29.91%,比2015年增加了5.95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五大行2015年投资资产比重平均增加了1.26个百分点,可统计的五家股份制银行投资类资产比重平均增加了4.6个百分点。其中截至2015年,招商银行(17.110,0.05,0.29%)“投资”、光大银行“投资”、民生银行(9.200,0.01,0.11%)“交易和银行账户投资”、中信银行(5.990,-0.04,-0.66%)“债券投资、应收款项类投资、其他”、光大银行(3.720,-0.01,-0.27%)“投资”、平安银行(10.77,0.04,0.37%)“债券投资”占生息资产比重分别为23.63%、17.59%、30.04%、26.22%、11.80%,分别比2014年增加了3.96、5.80、8.36、3.85、1.06个百分点。

  而且,五大国有银行2015年生息资产中投资类资产比重增减不一,但均在3个百分点之内,相比较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变化幅度较小。其中,工商银行(4.290,0.00,0.00%)还是已公布2015年财报的上市银行中投资类资产占比唯一减少的银行。

  由于各银行生息资产对投资、贷款、存拆放同业等口径不完全一致,如农业银行(3.160,0.00,0.00%)生息资产中“投资”会计科目包括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债券、可供出售债券、持有至到期投资以及应收款项类、中国银行(3.380,-0.01,-0.29%)生息资产中“投资”会计科目则还包括交易性债券、信托投资及资产管理计划等,本文为行文方便,将该类投资统一称为投资类资产。

  截至2015年,工商银行“投资”、农业银行“债券投资”、中国银行“投资”、建设银行(4.780,0.00,0.00%)“债券投资”、交通银行(5.520,0.00,0.00%)“证券投资”占其银行生息资产比重分别为21.09%、22.37%、20.26%、21.05%、20.99%,除工商银行“投资”占生息资产比重比2014年减少0.72个百分点外,其他四家国有大行分别增加1.08、3.02、0.56、2.35个百分点。

  “资管业务已替代传统的信贷业务,成为银行扩大规模和提振盈利的主要方向。”国泰君安(19.390,0.08,0.41%)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在其研报中如是表示。

  对冲资产回报率下降是主因

  这一切归因于投资类资产规模的膨胀,以及收益率的提高——信贷类、同业类资产收益率下滑,投资类资产收益率整体上升。

  除盛京银行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微幅下跌0.03个百分点,其余可统计的城商行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均录得正值。其中,截至2015年,锦州银行、重庆银行、盛京银行、徽商银行、青岛银行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平均达6.16%,分别为8.12%、6.69%、5.51%、5.36%、5.12%,比2014年平均提高了0.36个百分点。

  即使是资产规模庞大的五大国有银行,其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平均达3.98%,也仅下跌了0.04个百分点,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甚至分别提高了0.01、0.03个百分点。

  不过,股份行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均下降,平均下跌0.52个百分点。中信银行2015年投资类资产收益率下跌了1.37个百分点。

  投资类资产收益率“逆势”上涨的后果是:部分城商行资产收益率“倒挂”——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开始超过信贷资产收益率。如重庆银行、锦州银行2015年投资类资产收益率比信贷资产收益率多0.17、0.70个百分点,青岛银行此项比较为负值,但差值在1个百分点以内。而目前唯一上市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则投资类资产比信贷资产收益率只差0.84个百分点。但国有大行、股份行的差值仍在1个百分点以上。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